当前位置:首页 > 阅读区 > 正文

绪论:关于搭讪学

绪论:关于搭讪

四年前的傍晚,我和哥们在东四十条某饭馆吃完饭,走在正在改建的破烂街道上。

突然,我停下脚步对他说:“那个便利店里的女孩很眼熟!”

哥们问:“哪儿有便利店?”

我带他往回走了十米,指着路边的一个泛着白色灯光的小店说:“你知道那个正在结账的女孩是谁吗?”

哥们傻了:“是谁呀?”

我:“春节时小林请咱唱歌,坐你旁边的那个女孩。”

哥们惊了:“不会吧,你肯定?”

我:“不肯定,但我得去问问,你等着。”在哥们惊异的目光中,我走上前去,叫住了那个从便利店走出的女孩。

话说其实不认识的我都能生磕,所以接下来的过程易如反掌。女孩很得意自己在男人心中如此难以磨灭,跟我开心地聊了十分钟,然后我把已经看呆了的哥们叫过来,三人相约次日再叫上她的同伴一起去唱歌。

告别女孩之后,哥们对我的崇拜之词如黄河决口,“你丫跟那姑娘说话的神态、动作太自然了,就跟你们他妈的认识了十来年似的。”
那算是我的搭讪本事第一次受到来自社会的认可。

我这哥们是卖润滑油的,公司常年的销售冠军,什么样的客户都能搞得定,什么样的男人都能成朋友。我经常向他请教的问题就是“你跟人家都聊什么呀”,想么样的男人都能成朋友。我经常向他请教的问题就是“你跟人家都聊什么呀”,想来这也是如今搭讪新手经常问我的问题。并且,得到的回答也是如此一致“聊什么不行呀”。

不过话说回来,直到现在我也没学会哥们的本事,但哥们也没学会我的本事。他就是挣钱挣钱再挣钱,先搞定男人,再拿着钱去搞定女人。
所以最戏剧的场面就是:他带我去夜总会,坐在一堆小姐中间,他活跃我沉闷;我带他去逛公园,陪在两个女孩旁边,我活跃他沉闷。

也许我们都属于极端的人,所以才成了不同领域的行家。

由此给我的启示是:搭讪学,如果它是门学问的话,跟成功学是有区别的。

我对搭讪学的理解是:这是关于如何在日常生活中通过你的第一印象快速结识、吸引陌生异性的学问。

第一,是日常生活,不是不见真人的网络,也不是已经带有社交意图的夜店或者相亲会。

第二,第一印象包括的仅仅是外形、衣着、举止和谈吐,而非其他,比如开一辆法拉利对等公车的MM说:“我送你一段?”或者像李敖那样把自己的书塞到MM手里,然后说:“认出了吗?我就是作者。”–这都不算搭讪,这叫仗势欺人。

第三,只是结识和吸引,因为第一印象只能做到这些。真正的相知相爱靠的是内在和缘分,不是“学”和“术”所能操控的。

第四,一定要随性和随意。反之,为了认识一个在星巴克工作的MM,一周去喝七次咖啡,最后生人变成熟张。过多的“设计”,也不是我心目中的搭讪。

综上所述,虽然给搭讪下定义难免有点儿大尾巴狼的嫌疑,但却是随着搭讪行为的普及不可避免的事情。

一直以来,我对所谓的全民搭讪运动其实都怀有一丝担心。那种仅凭勇气加技巧,却完全不考虑自身水准以及对方反应的搭讪很容易演变成骚扰和纠缠。

在我的理解中,这是一门与人相处的学问。作为一个具备完整人格的个体,当我们采取一种策略进入其他女性的生活时,不仅应该考虑如何得到那些可能接受我们的对象,同时也要关心那些不会接受我们的对象在被我们搭讪过程中的感受。

归根结底,搭讪的勇气应该是对环境束缚的蔑视,而不是对搭讪对象的蔑视,否则这就是另外一种对女性的不尊重。
有人乐观地宣称:“女人其实都希望被男人搭讪。”不过我观察到的现象却是:“女人只希望被有水准的男人搭讪,而被猥琐的男人搭讪,是一件让她很郁闷的事情。”

因此,搭讪本质上是一门关于吸引的艺术,尽管它也需要勇气,但应当只是适量的,更多的还是基于平等和尊重。对于那些习惯给女孩打分的男士,不妨可以这量的,更多的还是基于平等和尊重。对于那些习惯给女孩打分的男士,不妨可以这样解释:“如果你只想认识那些第一印象在8分以上的MM,那么请先扪心自问,自己的第一印象在男人堆里可以打几分?”

搭讪也好,恋爱也罢,虽然它的动机源于自身的欲望,但却要通过对自我的组织与协调,让自己跟另外一个个体通过交流获得满足,这恰恰是健康人格成长和完善的标志。

成功学和励志学都指向外界的明确目标,而搭讪学其实却是向内的。每每看到网上老搭讪犯们的心路帖,我就越来越觉得,搭讪的动机是为了认识女孩子,但搭讪的结果却可能是认识了自己。

标签: